非法集資等金融詐騙案頻出 違法違規成本偏低


最近一段時間,我國接連發生若干重大非法集資案件和銀行票據案件,社會影響惡劣。這些案件的發生,固然有不法分子采用欺詐手段騙取社會公眾和銀行錢財的因素,也有社會公眾金融風險意識淡薄的原因,但金融違規成本偏低,一定程度上鼓勵了不法分子的道德風險,值得深刻反思。

隨著我國金融市場規模的急劇擴張,金融創新日益活躍,金融交易日趨復雜,金融違法違規行為也將更趨隱蔽。為維護我國金融市場穩健運行,防范系統性和區域性金融風險,?;ど緇峁諍戲ń鶉諶ㄒ?,有必要加快推進金融法制建設,及時修訂完善相關金融法律法規,大幅提升金融違法違規成本,對犯罪分子形成巨大震懾力。

金融違法違規成本偏低

金融違法違規成本偏低,客觀上鼓勵了金融領域的道德風險。

伴隨著宏觀經濟下行壓力的加大,過去潛藏在金融領域的金融違法違規風險也將明顯暴露,尤以非法集資案件的大幅上升為代表。從最近媒體披露的幾個非法集資案件來看,牽涉人員眾多,分布區域廣泛,集資金額巨大,資金流向復雜,財產保全非常困難,社會負面影響十分惡劣。

這些案件的發生,固然有犯罪分子高明的“障眼法”,通過第三方機構和人來站臺,通過廣告來擴大影響,通過嫁接互聯網金融吸引社會閑散資金,通過高息引誘社會公眾,諸如此類,不勝枚舉,也需要承擔高額成本,但在非法集資背后是更為巨大的不法利益。從目前被司法機關依法打擊的非法集資案件涉案金額動輒幾十億元就不難看出,犯罪分子的利益驅動力有多么巨大。

除了利益驅動外,金融違法成本偏低也是重要原因。按照現行法律法規,非法集資的立案需要一定標準。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擾亂金融秩序,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追訴:(一)個人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數額在二十萬元以上的,單位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數額在一百萬元以上的;(二)個人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三十戶以上的,單位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一百五十戶以上的。這也就是說,如果個人非法集資數額達到20萬元,或者受害者人數達到30人,才可以立案;而如果是機構非法集資,立案標準則要達到100萬元,或者受害者人數總計達到150人。

如果達不到上述標準,公安部門則依法不予立案。在實踐中,為了確定是否達到立案標準,公安部門需要逐一收集、統計受害人身份信息、投資合同、收據、取款憑證、銀行流水等法律證據,需要受害人的積極配合,費時費力,等真正達到立案標準后,非法集資的資金都已經被犯罪分子轉移走,后期取證、資金保全、起訴和判決也將困難重重。在確定立案標準之前和確定立案標準期間,犯罪分子甚至還有可能會潛逃。

而最近爆發的若干票據大案,也與金融違法違規成本偏低有著密切的關系。從銀行披露的案件信息分析,很難排除票據中介聯合銀行職員作案的可能性。在票據市場,票據中介已經不是一個秘密。票據中介已經成為我國票據市場重要的民間力量。

應該看到,我國票據業務又屬于金融業務,民間中介又沒有金融業務資格,但票據法律和法規又沒有專門針對票據中介的罰則。而我國票據法形成于1996年,修訂于2004年,至今已經過去十多年,《票據法》相關罰則明顯偏輕,也在一定程度上鼓勵了票據中介和銀行客戶經理的道德風險。

1999年國務院發布的《金融違法行為處罰辦法》規定,“金融機構對違反票據法規定的票據,予以承兌、貼現、付款或者保證的,給予警告,沒收違法所得,并處違法所得1倍以上3倍以下的???,沒有違法所得的,處5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的??睢?。如果銀行職員配合票據中介將無真實貿易背景的票據進行貼現,那么在事實認定上很難將其行為界定為違規行為。

大幅提高違法違規成本

以震懾犯罪

金融法制建設滯后于金融市場發展的實際情況,符合事物發展的客觀規律。為及時反映金融市場創新和業務實際,在推進金融立法進程的同時,國務院及相關部門也需要及時出臺完善行政法規,大幅提升金融違法違規成本,盡可能將所有的金融市場創新和交易納入法制的軌道。

一是及時修訂完善金融法規。目前看,1999年國務院出臺的《金融違法行為處罰辦法》需要修訂完善。本世紀我國金融市場規模急劇擴張,金融業務創新活躍,已經超出了當時出臺《金融違法行為處罰辦法》所框定的范圍,特別是金融監管體制變化所帶來的執法主體的變更,導致《金融違法行為處罰辦法》已經不能完全適應新的金融形勢需要。特別是罰則偏輕的情況還要徹底改變,需要大幅增加金融違法行為的成本,對犯罪分子形成巨大震懾。

二是統一金融監管規則。當前金融市場跨市場套利情況較為突出,金融資產管理業務的分行業監管規則存在差異,需要協調各個金融監管當局對資產管理業務這些同一金融業務實施統一的金融監管規則。

三是盡快彌補金融監管真空。金融監管真空給犯罪分子有可乘之機,特別是在互聯網金融領域,需要及時出臺監管細則,提升違規違法成本,才能切實打擊不法分子利用互聯網從事非法集資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企圖。

從根本上說,只有提高違法違規的成本,才能對犯罪分子形成巨大震懾。